张家港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桂东增口红军标语唤起红色记忆

发布时间:2019-11-24 03:45:28 编辑:笔名

桂东增口:红军标语唤起红色记忆

红军标语,对于罗霄山脉南端的革命老区桂东县来说,并不是一件很稀罕的事。因为该县已在城关、寨前、沙田、普乐、四都等乡镇发现了200多条红军标语了。今年6月中旬,桂东县新华书店职工李利民报料,称在增口乡江山村又发现一条红军标语。据初步研究表明,这些标语是红独九师四十三团当年长征之前留下的红色印记。这条被称为红色活化石的标语背后,隐含着一段不被人熟知的历史:桂东县增口乡发现的红独九师四十三团的红军标语,是目前发现的红独九师四十三团在桂东的第一条标语,填补了一支红军队伍在桂东开展革命活动的历史空白,为进一步研究波澜壮阔的井冈山革命斗争历史以及红军在桂东的革命活动情况新添了宝贵史料。一条鲜为人知的巨幅红军标语车子蛇行约20分钟后,到达了江山村江背组一个叫塘坊坳的地方,当地村民把这里叫猪牯坳。在塘坊坳,有一间独立的盖灰瓦的泥房子,周围被几幢民房和杂屋包围着,这间泥房子就是书写了中国工农红军标语的地方。在一块白灰墙体上,看到一条繁写红色标语,内容从右至左为:欢迎桂东劳苦工农起来打土豪13个红色大字,标语上面(可以看成是题头或落款)书有红独九师四十三团(5)宣(引文中的红字已剥落,但可辨)的文字。整幅标语长6.8米、高0.8米、标语清晰完整,字体较大,每一个字宽0.5米、高0.8米。书写刚劲有力。因书写用的是赭石浆矿原料,故颜色被墙体牢牢地吸附住。七八十年的日晒雨淋,红军标语,赫然醒目,依然放射出历史的光芒。67岁的王有烈老人说,泥房子原是千年古道上的一座凉亭,凉亭里有人销售盐油豆豉等日常用品,后改成了房子,作了江背生产队的保管室。因有红军标语,房屋就没有拆除。居住在塘坊坳的88岁老人李见田说,他见过红军,有很多的人,是白天从江西过来的。塘坊坳,在一个小山坡上,既不是乡村公路的起点,又不是终点,平常南来西区的车辆,风驰电掣就过去了。目前居住在这里的村民有李福章、李福成和李见田,村庄显得很静谧。红军标语写在泥房子(古凉亭)不靠路的一道外墙,又被房子包围,因而不为外人知晓就不奇怪了。红独九师在桂东浮出水面来过桂东的红军队伍及游击队比较多,有毛泽东率领的工农红军第一师第一团,及三十一团,朱德、陈毅、王尔琢的红四军二十八团,萧克、任弼时、王震的红军17师、18师在桂东组建红六军团,蔡会文、游世雄的湘粤赣边区红军游击支队,红五军的彭德怀及后来王震、王首道南征北返的三五九旅。人们感兴趣,或者说惊奇的是红独九师四十三团,这是谁领导的红军队伍?又缘何来桂东?据《中国共产党党史》记载,在上犹、崇义等地方党史资料里发现,红独九师四十三团,原来是一支游击队伍,在邓小平等红军将领的关怀支持下,经过几次整编而成。团长何紫云,政委颜军山。该支游击队伍,是江西上犹、崇义两县的党组织于1930年6月中旬在陡水石角寺成立的,名叫犹崇游击大队。该年的深秋,游击大队在仙鹅塘歼灭了余龙靖卫团之后,又改称为上崇南游击大队。1931年1月,改为西河红色警卫营。2月中旬,邓小平、李明瑞率红七军55团来到崇义、上犹开展革命活动,将西河红色警卫营改为西河红色独立营,并向独立营派遣干部,拨给枪支80支,举办培训班,培训干部。不久,西河红色独立营升编为红独九师四十三团。中央苏区及湘赣红军根据地自1930年10月以来,遭到国民党反动派多次的 围剿和清剿。1932年3月中央红军攻打赣州又失利。3月7日撤离之后,为了打破敌人的封锁与剿杀,发展红色武装,壮大根据地,制定了发展桂东、汝城为新的苏区,与犹崇苏区打成一片的战略。此时,在犹崇苏区的红独九师四十三团,为支持中央红军,减轻中央红军的压力,离开苏区,风尘仆仆,向湘赣边界的桂东、汝城等山区县一路开拔过来,他们不以夺地为目标,而以开展打土豪,筹钱筹粮,发动群众参加红军为主要任务,也就是展开扩红运动。1932年5月,红独九师四十三团和红三军团特务团合编为红三军团第七军第二十一师六十二团。1933年3月,在福建上杭县石圳潭,由谭震林主持,红独九师,跟红独十师、七师、八师等整编为红军第十九军,归属军长叶剑英、政委杨尚昆统帅了。由此党史资料分析,红独九师四十三团来桂东应该是1932年3~5月间,缘于扩红而来。

租房资讯
手机行情
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