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港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BBY時事阿扁疯狂乎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6:15 编辑:笔名

【BBY时事】阿扁疯狂乎

>   ●“台湾之子”唯有选择轰轰烈烈

据台湾媒体消息, 11月3日台湾“高检署”侦结“国务机要费”弊案,宣布对涉嫌的陈水扁妻子吴淑珍、马永成等6人予以起诉。为了应对这项自己涉嫌的“国务机要费”弊案,台湾“总统”陈水扁在11月5日晚间召开会,再一次“向人民报告”。陈水扁滔滔不绝地向世界发表了1个半小时的辩护演讲,最后概括总结出两个重点:“第一,清廉名誉比生命重要,个人去留微不足道,我相信历史会还我公道

,司法会还我清白,不过我不是恋栈职务,不必等到三审,只要司法在一审判决贪污有罪,我立即下台一鞠躬。第二,国家与个人的义务冲突,所带来的内心挣扎,固然不足为外人道也,但作为总统的我,深爱台湾,为了台湾的利益,有些敏感极机密的工作,不能讲就是不能讲,如果因为不能讲而受到误会和委屈,我个人愿意牺牲小我来完成大我。”

如果说世界上还有最绝妙的“自救”法宝的话,那么陈水扁5日晚间免费给世界演绎了一番“奋起自救”的辩护艺术,真乃让人胜读十年书。这堂历时1个半小时的陈“大律师”的授课其实并不是免费的,价值1480万新台币(约合人民币370万元),这恐怕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一堂课,但这钱花得很值。在这短短的1个半小时里,人们终于读懂了什么是厚颜无耻、水难覆舟、垂死挣扎、金壳脱身,最后也得出了一个结论:“扁式民主”坚不可摧。

陈水扁洋洋洒洒地讲述自己愿意道歉、如何清廉、如何深爱台湾、忍受误会和委屈、讨回公道和清白、为了台湾宁可牺牲小我,还有司法的胜利和民主的骄傲,确实让人们领略到了一个集“总统、律师、被告”于一身的“疯狂杀手”的“超脱风范”,但让我们最感兴趣的,是陈水扁最后的一段自白:“我个人愿意牺牲小我来完成大我”。

陈水扁果真有如此肚量的话,为什么不以自动辞职的这一“牺牲小我”来实现台湾社会恢复清净这一“完成大我”呢?这当然是特权之使然。正是拥有了这些特权,“被告”陈水扁才有资格以“律师”的身份占据全台湾电视的“黄金时段”为“总统”和“总统”夫人向“误会”了他们俩口的历史讨回公道向“委屈“了他们俩口的司法讨回清白并告诉世界“挑战刚刚开始”最后的胜利将属于“牺牲小我来完成大我”的“被告在任总统”。

同时,陈水扁正是为完成确保自己“总统”宝座这个“小我”来牺牲全台湾利益这个“大我”的,而且现在的景况促使陈水扁必须“牺牲大我来完成小我”。我们在6月8日《“活着的僵尸”阿扁》中就已经一针见血地指出:无地自容的陈水扁正在遭受自己人生中前所未有的煎熬,如果自动辞职,那个要钱不要命的夫人和争利不争气的女婿怎么办?没有了总统特权后司法单位是否对自己穷追猛打并最后绳之以法?

现在看来,陈水扁心里十分清楚,即使自己能够躲得过法律惩罚这一鬼门关,历史也决不会给他留下任何情面。他最无理性的选择,就是必须留在自己的“总统”宝座上,并以没有人性的“僵尸手法”,向台湾向世界向法律向民主发出最疯狂的一击。他唯有继续保住“总统”宝座并继续利用这一特权,才有可能完成这一“双重任务”:不但要全力保护“皇后娘娘”免遭牢狱之灾,而且还要摆脱自己下台后遭受同样的牢狱之灾。

而如何才能保住扁家王朝?如果说此前陈“总统”心中还有一丝“台湾情怀”的话,也许无可厚非,但现在已经被逼到悬崖、面临灭顶之灾的陈水扁,慢条斯理已经无法满足自我“保家护驾”的强烈私欲。所以人们不难推断,正是基于这一“风云突变”,台海将出现一些以前无法预知的变数,并可能面临着一场超越台湾岛内的灾难般暴风聚雨。原因只有一个:陈水扁为了拯救自己和全家,将不惜一切疯狂的手段制造混乱。

仅剩一年多时间“监外执行”的陈水扁,他所能做的一切,将只有以前我们一直强调的两个极端:一个是走向台独,另一个是走向统一,唯有选择这两条道路之一,才能让他有机会以“功德”来换取司法和历史的“豁免”。

对于与中国大陆走向和解及统一,目前看来似乎望梅止渴,一是泛绿的支持力难以在短期内聚合,二是与大陆周旋的时间恐怕不够。那么最容易值得一搏的可行性最大的就是推动独立,以此制造混乱从而巩固自己的权位,或者引发一场台海战争,把中美日连同台湾民众都卷进来,在混乱中化“被告”为英雄,金壳脱身。这就是解救扁家王朝的万全之策。

当然,从目前陈水扁已经丧失了诚信度来看,陈水扁鼓噪独立与统一的号召力都大不如前了,可是,如果未来的一年多时间碌碌无为将意味着慢性死亡,“台湾之子”唯有搞出一点轰轰烈烈的名堂来才能真正绝处逢生。

此外,据台湾《联合晚报》消息说,就在吴淑珍被起诉之际,她的健康问题又亮起了红灯。陈水扁也对身边的人说,他并不担心法律问题,而是忧心吴淑珍的身体,“是否撑得过今年年底,都很难说”。这也许就是陈水扁为演绎一场悲壮的“弃妻保夫”现代故事埋下了一个伏笔。

人们还会怀疑吗?“活着的僵尸”什么都能“疯狂”得出来。

●“扁式民主”胜利的保证者

据台湾媒体报道,民进党在11月8日召开了扩大中执会,讨论如何处理陈水扁涉及的“国务机要费案”,民进党最后决定全党挺扁。党主席游锡堃会后指出,日前陈水扁已就一审有罪就下台的承诺,中执会认定陈水扁已负起政治承担,远比党纪处分达更高标准,因此不送廉政会调查。此外,而为了社会安定,民进党将不参予“三次罢免案”,如有违反将祭出党纪处分。报道称,在会议召开过程中,身为中评委的民进党台北市长参选人谢长廷却突然提前离开。他透露,民进党内反对在野党发起的“第三次罢免陈水扁案”,但他个人表示尊重在野党的做法。

我们在6月8日《“活着的僵尸”阿扁》中就已经下了这个结论:陈水扁的命运掌握在民进党的手里。

现在我们仍然坚持这一观点,民进党仍然是陈水扁命运的真正掌控者。正是这个指责中国大陆“一党专制”而自己却真正施行一党专制的民进党,为陈水扁订下了“一审有罪就下台”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标准,让在野的国民党、亲民党、新党包括李登辉领导的台联党无可奈何,这无疑就提前给泛蓝正在推动的第三次“罢免案”盖棺定论了,同时也为陈水扁下一步的疯狂反击敲响了第一下战鼓。

现在对于民进党来说,即使“倒扁红潮”势不可挡,李登辉浑水摸鱼,泛蓝启动第N波罢免案,这些都只是皮毛之痒了,只要民进党还在不断地为陈水扁输送“政治氧气”,陈水扁就能够喘息下去。只要陈水扁坚定地“同甘苦共命运”,民进党就会受损最小化利益最大化,即使陈水扁“驾崩”了,民进党顶多也只是为他烧烧纸而不会成为陪葬品。也许正是基于这一历尽风雨的“深思熟虑”,民进党决定“保皇到底”。

尽管谢长廷尊重在野党发起的“第三次罢免陈水扁案”,但毕竟势单力薄而且在民进党内也没有实权。不过,如果民进党“四大天王”中的吕秀莲、苏贞昌、游锡堃、柯建铭任何一个人与陈水扁进行政治切割,都将可能成为陈水扁精神走向崩溃的导火线。

尤其应该注意7日在台湾“立法院”说出了“任何政治人物涉嫌贪渎就应该下台”的现任“行政院长”苏贞昌的后期动作。据台湾媒体报道,在民进党8日下午举行第二次扩大中执会上,苏贞昌首度透露,他4日曾向陈水扁请辞但被陈水扁以稳定大局为重给挽留了。对于“国务机要费”一案,苏贞昌认为,既然涉案的“总统办公室”主任林德训承认做伪证并向检方认罪,(陈水扁)为何第一时间不召集“总统府”应变小组商量?苏贞昌还说,让民进党沦落到今天,陈水扁“身边的人也应该要负起”。苏贞昌最后说,大家都站在第一线,“面对在野党,我还不够相挺吗”?据转述,苏贞昌谈话结束后,与会者给予热烈的鼓掌。

不难看出,不管陈水扁5日“向人民报告”如何精彩,不管民进党8日决定继续挺扁如何坚定

,苏贞昌的这一席谈话,已经把陈水扁的“皇帝新衣”撕了个粉碎。其中最能引起人们关注的应该是“与会者给予热烈的鼓掌”,这无疑说明了在继续挺扁的民进党党团中,有意辞职或者与陈水扁政治切割的,已经不仅仅是把话挑明的一个苏贞昌了,而聪明的苏贞昌纯粹就是为了日后随时可能“向人民报告”而已。

其实,民进党内部比谁都清楚,从以前承诺“涉嫌弊案就辞职”到现在的“一审有罪就下台”,陈水扁已经把台湾民主蹂躏得无可复加的地步,尽管现在台湾唯一的胜利者检察官陈瑞仁决定亲自主持下一步的案子,但谁还能有比狐狸还狡猾的陈水扁更狡猾呢?即使届时一审判决吴淑珍有罪,但那是“皇后娘娘”有罪而非现任“皇上殿下”有罪,妻不忠怎能是夫之过?

陈水扁最成功的“政绩”恐怕就是绑架了民进党,而嘲弄了台湾嘲弄了世界的“扁式民主”胜利的保证者也唯有民进党,民进党既是稳定陈水扁的力量,又是制约陈水扁的力量,同时也将是陈水扁“疯狂”的陪葬品。

●连乡长都不如的“台湾之子”

据台湾媒体报道,新党籍金门县长李炷烽11月6日在县“议会”会议上,以《21世纪新台湾的出路,金门作为一国两制试验区之刍议》的专题报告。李炷烽表示,“一国两制试验区”的主要目的,在建立一种可以解开目前台湾“法规”制度对金门发展的束缚,以特区、特有法令来建构特有的制度,取两岸制度之长,将金门列为“特殊的行政区”,以利金门发展,为两岸开启另一种互动选项,谋求两岸双赢。李炷烽希望这一构想成为公共议题,,让金门跳脱蓝绿对抗,甚至提供台湾未来出路的新思考。县议会的议长谢宜璋表示这是李炷峰个人的看法,理想和事实似乎相差太远,不过能够引发人们思考以及讨论该如何发展金门的未来。国民党则表示,这不是县长层级的问题,就算是县政府官员也会觉得县长异想天开。

人们应该没有忘了,台湾澎湖县长王乾发5月29日在县议会答询时??交议会通过后,开放与中国大陆定点直航,以抗议台湾当局对澎湖的漠视。当时我们在6月8日《“活着的僵尸”阿扁》中也“异想天开”地评述;“中华民国”所属澎湖竟敢自订“小三通自治条例”,这将意味着什么

?“外婆的澎湖湾”反了。分裂于大陆的宝岛,分裂于宝岛的澎湖,大陆何不尝试金门、澎湖率先“回归祖国”呢?

现在台湾金门县长提出“一国两制试验区”这一回归祖国的构想,恐怕不是偶然的。首先,这表达了台湾内部偏于两岸和平统一的力量终于道出了自己的心声,尤其适逢陈水扁“落魄”之际,台湾“吃皇粮一族”敢于超越以“独”为尊的“独派总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台湾政治的离心力不可忽视。其次,尽管北京不会在当前陈水扁正在需要“大陆激素”来挽救自己政治生命的时候进行回应,但这无疑为大陆对台策略的研判和调整,提供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参考依据,因为北京面对的不仅仅是当前“淹不死的水中之鳖”陈水扁,更重要是还要面对2008年后可能“登基”的“不独不统”的马主席英九。

众所周知,尽管这位呼声最高的未来台湾领导人在独与统问题上的态度没有陈水扁那样“爱憎分明”,但恰恰就是这个模糊不清,对于志在统一的北京来说,才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正是这个马英九,一直以“等大陆的民主与均富得到台湾认同再谈统一”之借口,来为自己明着不搞分裂暗地偏向独立做一付漂亮的面具。

人们应该还记得,马英九在10月19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除了给大陆传递台湾“早就拥有发展核武的能力”、赢得2008年总统选举后希望同中国大陆签署两岸和平协议、为台湾寻求更多的“国际空间”这些信息之外,马英九还不忘明示所谓的和平协议并不包括最终将达成统一。媒体称,国民党发言人黄玉振重复了马英九一直强调的论调:“国民党的政策是,统一是一个由台湾2300万人决定的选项,而且只能在中国发展成一个‘自由、民主及繁荣’的国家后才可能达成。”

真是荒缪之极

。谁来评判中国大陆达到“自由、民主及繁荣”的标准?是下台后的陈水扁,还是也在发展中的台湾?所以我们在10月18日《让世界明白中国(第四章)》中是这样戏说台湾“不独不统者”的:中国的统一最终能以和平方式得以实现吗?只要台湾岛内大多数民众认同自己也是伟大的中华民族之一员,认同中国的统一符合全民族的最大利益,那么和平统一就是水到渠成的。到那个时候,台湾的当政者就会主动表示:亲爱的妈妈,用不着等你在我的存折里存足了漂亮和聪慧、富足和高贵、民主和自由,请把生我出来吧。

谁来评判台湾当前这个已经落后于大陆“中国特色”民主制度甚至落后于当年大陆“文化大革命”的“扁式民主”的悲哀?庆幸的是,台湾终于有人拥有了说出自己愿意接受“一国两制”的言论自由了,终于有人勇于利用自己享有民主的权利了。毫无疑问,台湾所谓的民主、自由和繁荣,阻挡不了中国大陆民主、自由和繁荣的大趋势

,而且这一大趋势正在得到台湾真正认识到什么叫做民主、自由和繁荣的人们的认可,重要的是,这种认可还来自台湾基层的“九品芝麻官”。

凑巧的是,我们曾在9月22日《红色风暴宝岛情》中就民进党主席游锡堃在9月18日指责倒扁红潮是“替中国人糟蹋台湾人”的“红色恐怖”一事这样评述;以游锡堃如此低劣水平

,即便让他到大陆担任一个村长都不够资格。而陈水扁在11月5日晚间“向人民报告”中也有一句话令人回味的:“副总统”以下的官员都有特支费,而当“总统”的他却只有“国务机要费”,这样做“总统”,连乡长都不如。

这决非巧合,一个自以为当上了“总统”就可以滥用特权去私囊“国务机要费”“特支费”的人,当然连个乡长都不如了。假如陈水扁说的是肺腑之言,这恐怕就是陈水扁任期六年多来唯一的自知之明了。遗憾的是,这种自知之明再也不会出现在他未来的仕途中,一个连乡长都不如的“总统”还能做出什么明智之举?这恰恰也制约了疯狂的陈水扁难以创造奇迹。

●“台湾之子”把疯狂留给世界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11月7日的报道称:在夫人吴淑珍因“公务机要费案”被起诉以及陈水扁自己也被指牵涉其中之后,主张分裂的台湾领导人陈水扁的当前任务已不再是推动“台独”或“廉能政府”,而是为自己的生存而战。

的确,陈水扁的当前任务就是“为自己的生存而战”,但却是不择手段地为生存而战。在这些手段中,美国因素正是最重要的法宝之一,而陈水扁和民进党决不向正义及法律低头的另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其背后有一个强悍的“世界霸主”在撑腰。

同样的,在华盛顿制衡中国的筹码和手段中

,最拿得出手也是最有效的非台湾莫属。所以任何以为陈水扁涉嫌贪腐就会遭到华盛顿抛弃的幻想,都将成为陈水扁得到喘息的机会。

其实华盛顿在暗自窃喜:现在的陈水扁,只要能给他一条活路,让他去干什么都愿意。在华盛顿的眼里,军购案、“日本版台湾关系法”、“台海版多方会谈”、“冻结宪法”、“第二共和宪法”、“法理台独”这一系列案子,陈水扁是最合适的推动者。也许华盛顿对“公务机要费”起诉案无能为力,但对陈水扁乐意推动的军购案、“法理台独”一系列案子还是“有能为力”的,尤其当前布什政府在伊拉克、伊朗、朝鲜、巴以和平进程、共和党中期选举失败诸多问题不利的情况下,华盛顿更要下足工夫榨取陈水扁的“最后一滴血”。

人们已经看到,尽管陈水扁弊案缠身,但并不影响对审议对美军购案这一“重大任务”的执行。台湾“立法院”国防委员会6日在全岛焦点锁定陈水扁及其夫人涉嫌贪污的指控之际,低调初审通过了2007年度国防预算中的部分军购预算。

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华盛顿不玩则已,要玩就玩个天翻地覆,因为陈水扁在其任期结束后,对于华盛顿来说将分文不值了。尤为重要的是,陈水扁为了挽救自己最后的政治生命和“第一家庭”,绝对会对华盛顿言听计从。华盛顿十分清楚,除了民进党之外,唯有华盛顿可以成为陈水扁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了。

尽管萨达姆还不愿意让陈水扁为自己壮行,但陈水扁宁可做美国人的看家之狗也不当中国人的擎天之汉。遗憾的是,“台湾之子”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去做中国人的擎天之汉了,但他会把疯狂留给世界。

在本文定稿的时候,我们得到了来自新华社的消息,北京时间11月9日凌晨,美国总统布什就美国中期选举发表讲话时宣布,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将辞职,并任命中情局前任局长罗伯特-盖茨成为拉氏的继任者。另有报道说,在7日的美国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在击败共和党赢得众议院控制权后,这意味着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将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性众议院议长。报道称,佩洛西是十足的亲台派,同时对中国存在着相当的偏见。2000年陈水扁当选“总统”,佩洛西是最早打向陈水扁祝贺的美国国会领袖之一。2001年11月,当中国反对台湾地区参加在上海举行的亚太经合会议峰会时,当时担任众议员的佩洛西与95位众议员共同联名,致函布什总统,要求他“为台湾主持公道”。2004年1月,陈水扁以“中国武力威胁台湾”为由,主张在大选中举行公投。在美国白宫和国务院一片反对声中,已担任众院少数党领袖的佩洛西在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大放厥词,公开歪曲事实。

尽管拉姆斯菲尔德的黯然离去,似乎战争的危险随之远去,但佩洛西的上任,这对于刚刚得到民进党坚决支持的陈水扁,无疑是双喜临门,即使陈水扁拒绝疯狂,疯狂也要找上门来了。这对于“沉默是金”的北京,无疑是一个新的巨大的挑战。正是这个前众议员的佩洛西,曾经在20世纪90年代假访问中国之名,在天安门出其不意地展示了反华的字幅,令当时的北京尴尬不已却又无可奈何。但今天的佩洛西还是那样疯狂地痴情台湾吗?必须面对现实的是,北京已经让疯狂的布什改变了对中国的偏见,最重要的是,现在的北京更喜欢挑战。

如何建立微商城
有赞微商城登入
微信如何做小程序